哨兵冠军赛改革迎来最强参赛阵容 可赞助商不喜欢

  北京时间1月8日,赞德-谢奥菲勒(Xander Schauffele)已经成为美巡赛历史上的一个注脚,因为他是第一个在比杆赛中打出最低杆数,却没有取得胜利的选手。

  他不介意在卡帕鲁瓦再获得一个注脚。

  从来没有一个人一年多没有取胜,却在哨兵冠军赛中结束冠军荒的。胜利一直是年初前往毛维岛的唯一通行证,因此赞德-谢奥菲勒与另外15名选手理论上不应该来到这里,只不过2020年不是普通的一年。

  因为新冠疫情导致美巡赛停摆三个月,卡帕鲁瓦全冠军参赛名单为此扩容,将那些打入巡回锦标赛的选手也纳入了进来。

  “我已经因为赢得巡回锦标赛而得到一个星号,那在某些事情上计算,可别的事情上又不算,” 赞德-谢奥菲勒说,“我猜想我总是会进入一些奇怪的类别,我就是这样一个情况。”

  赞德-谢奥菲勒在巡回锦标赛上打出265杆,低于标准杆15杆,领先其他选手至少3杆。可是联邦快递杯总决赛已经进行了改革,基于开始时的积分排名梯形开局。头号种子达斯汀-约翰逊开始比赛的时候,成绩为低于标准杆10杆,最终获封冠军。赞德-谢奥菲勒获得了第一名的世界积分,可是没有奖杯。

  赞德-谢奥菲勒心中半是高兴,自己能够来卡帕鲁瓦参赛,另外一半觉得他没有借助外力,是凭借自身获得的这个席位。

  “它被称之为冠军赛。我十分幸运能够来到这里,”他说,“你应该取胜才能来这里。这是胜利的奖励。我总是喜欢来到这里。我们都愿意付出所有努力来这里比赛。”

  因为增加了联邦快递杯总决赛的选手——包括两位从来没有在美巡赛上夺冠的球员斯科蒂-舍夫勒(Scottie Scheffler)和亚伯拉罕-安瑟(Abraham Ancer)——哨兵冠军赛今年一共42人参赛,为赛事历史上最大阵容,也是最强阵容,冠军预计能够获得64分(去年冠军只有48分)。

  另外一个新添入阵容的选手是比利-霍雪尔(Billy Horschel),他肯定希望这样一个临时的通道保持下去。比利-霍雪尔表示这样的草案已经提交给了球员顾问委员会。

  “我觉得这条规则很好,应该永久保留下来,”比利-霍雪尔说。

  他相信冠名赞助商,威斯康星州的哨兵保险,以及下一周檀香山的参赛阵容会从中获益。比利-霍雪尔表示美巡赛已经分析了数据,在通常的年份,卡帕鲁瓦将增加8到10名选手。他同时表示联邦快递杯季后赛削减为3站,导致打入东湖更难了,而那些打入的选手应该获得褒奖。

  可是这样一个提议是否能在球员顾问委员会得到通过,目前存疑。

  多年以来,美巡赛一直考虑扩大参赛阵容,包括给予赛事冠军两年的卡帕鲁瓦参赛资格。哨兵保险已经第四年冠名赞助赛事,却希望保持赛事独一无二的特性,拥有全年最难进入的阵容。

  另外,赛事的名称也必须为了阵容的改变而更改。“好年景赛”的名号,吸引力不够大。

  可以肯定这样一个赛事名称对于赞德-谢奥菲勒而言是贴切的,除了胜利他过去一年什么都做到了。

  去年最后一个洞,35英尺的距离他只要两推就能在卡帕鲁瓦成功卫冕,可是在30英里/小时的阵风中他却三推。那导致比赛陷入三人延长赛,而最终贾斯汀-托马斯捧起了奖杯。赞德-谢奥菲勒另外在殖民地乡村和绰影溪(Shadow Creek)也有机会。

  从另外一个角度而言,他能回到卡帕鲁瓦也很幸运。圣诞节之前一个星期,他被染上新冠病毒的女友传染了,而他及时完成了自我隔离,可以到毛维岛比赛。

  赞德-谢奥菲勒实际上是在与米克尔森、琼-拉姆一起为卡拉威拍摄照片的时候得知女友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的。

  “我收到了简讯,我的经纪人收到简讯,她新冠检测呈阳性,因此参与照片拍摄的所有人都有点害怕,” 赞德-谢奥菲勒回忆说,“我后来去一家远离她,远离家人的宾馆隔离。前两天我感觉完全没事,可是不久之后醒来却病得不轻,拖着病躯去了诊所,结果检测为阳性。十分幸运,我最终可以在家同狗和女友一起隔离。”

  赞德-谢奥菲勒说小两口一直弄不清女友是怎么染上病毒的,而一开始的几天他的病情很严重,只能卧床休息,看电视,打电子游戏什么的,因此27岁选手有一些宿命的感觉。

  “我染上了新冠病毒,而我能来这里参赛是因为新冠病毒,所以你总是可以两面看待这个问题,”他说,“不过是的,没有一场正式的胜利却能打冠军赛是非常奇怪的。”

  卡帕鲁瓦同时也是达斯汀-约翰逊在11月15日赢得美国大师赛以来的第一场赛事。他决定不打玛雅科巴精英赛,上个星期来到毛维岛,开始清扫尘埃。达斯汀-约翰逊和贾斯汀-托马斯自2016年以来,每一年都参赛,是这场赛事现存的最长连续参赛记录。

  对于其他人而言,卡帕鲁瓦则是令人愉快的回归。

  加西亚赢得桑德森农场锦标赛,15年以来第一次重归。美国大师赛前冠军以前也曾经拥有资格,可是与一些欧洲选手一样,因为新一年要在中东开始,所以无法过来。斯图尔特-辛克则有11年没有参赛了。

  “在毛维岛开始一年总是很棒,因为这里是毛维岛,而且那也代表着你取得了一些成就,理应获得邀请,”斯图尔特-辛克说。

  亚当-斯科特2014年以来第一次重归。他之前一些年份缺席是因为年末的时候会在澳大利亚比赛,需要将休赛季延后。可是因为新冠疫情,澳大利亚的赛事都取消了。亚当-斯科特与太太和三个孩子一直在瑞士,最近来到巴哈马开始练习。

  他已经将练习的时间提前了,这样下午的时候他可以去冲浪,可是稍晚的时候,他又来到了练习果岭。

  “没有浪头,”他说。可以肯定那不是世界尽头。

  (小风)

此条目发表在意甲赛程表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