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羽毛球打瞎是"自甘冒险"新法判例让一行业获利好

  1月4日,一则羽毛球爱好者比赛中被对手打伤,法院驳回其全部诉讼请求的新闻,登上了各大媒体版面。

  原被告进行羽毛球比赛过程中,74岁的原告被羽毛球击中,右眼受伤,接近失明。

  原告将打球的球友上诉至法院,要求获得医疗费、护理费的赔偿。

  法院审理后当庭宣判,认为原告自愿参加具有一定风险的对抗性竞技比赛,将自身置于潜在危险之中,应认定为自甘冒险的行为,且被告不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

  因此根据新颁布的《民法典》第1176条第1款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全部诉求。

  随后,央视的法制节目,也以这一案例,进行了报道。

  这起案件如此受到关注也是因为,它是我国《民法典》自今年1月1日起施行后,人民法院适用《民法典》的、第一起侵权损害赔偿纠纷案,具有十分典型的意义。

  未来这一类案件的处理,很可能依照此案的模式。

  责任需要自负

  朝阳区法院审理中认定,羽毛球运动是典型的对抗性体育运动项目,原告作为多年参与羽毛球运动的爱好者,对于自身和其他参赛者的能力以及此项运动的危险,应当有所认知和预见,但仍自愿参加比赛,应认定为自甘冒险的行为。

  在此情况下,只有被告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时,才需承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

  在被告是否存在重大过失的问题上,法院认为:

  被告回球时并无过多考虑、判断的时间,且高度紧张的比赛氛围,会导致参赛者注意力集中于运动,很难要求参赛者每次行为都经过慎重考虑。

  故应将此情形下的注意义务,限定在较一般注意义务更为宽松的体育道德和规则范围内。

  被告杀球进攻的行为属于该类运动的正常技术动作,并不存在明显违反比赛规则的情形,故不应认定其存在重大过失。

  朝阳区法院还认定,现行法律并未就本案所涉情形应适用公平责任进行规定,相反案涉情形该如何定责已由《民法典》第1176条第1款予以明确规定,故案件不具有适用公平责任的条件。

  对于这次判例,中央司法警官学院民商法讲师、法学博士刘泓呈接受了爱游戏体育的采访。

  刘博士认为——

  从以往类似案件的判决来看,法院普遍认为羽毛球作为一项高强度对抗性竞技体育运动,参与者自愿加入比赛应视为愿意承担运动风险所造成的损害,即“自甘冒险”。

  在没有恶意犯规的情况下,法院一般不会认定伤人者存在过错。但是,即便如此,基于公平责任原则,也会判定伤人者分担部分损失。

  本案为北京《民法典》首案,法院根据《民法典》第1176条第一款“自甘冒险”的规定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这意味着被告周先生并不需要就击伤球友宋先生眼球负担任何赔偿责任。

  和以往类似案件的判决结果最大的不同在于,法院认定受伤者“自甘冒险”的同时,并没有判定伤人者依据公平责任原则分担受伤者的损失。

  因为《民法典》第1186条明确规定,“公平责任”原则必须在法律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才能适用,而现行法律并未对该案所涉情形应适用公平责任原则作出任何规定,所以法院驳回了原告宋先生的诉讼请求。

  从这个意义上讲,本案的判决将会对以后类似案件产生深远影响。

  “自甘冒险”是《民法典》新规定的一项法律规则,属于侵权赔偿责任的免责事由。

  一般而言,“自甘冒险”是指行为人预见到某项特定活动的风险性,但仍自愿参与该活动。那么,对于其预见到的该风险导致行为人的损害,行为人应当自行承担责任。

  《民法典》1243条规定:“未经许可进入高度危险活动区域或者高度危险物存放区域受到损害,管理人能够证明已经采取足够安全措施并尽到充分警示义务的,可以减轻或者不承担责任。”

  这一规定对于包括旅游在内的不少问题活动极具现实意义。尤其是对于那些不听劝阻、违规探险导致安全事故的“驴友”而言,是一个明确的法律信号。

  即如果对相关警示置若罔闻、以身试险,则相应的损害责任只能由其自身承担。

  此外,在对抗性体育运动比赛中受到伤害,首先要考虑加害人对于伤害的发生,在主观上是否有故意或重大过失;其次要考虑加害人在运动中是否遵守体育道德和运动规则;最后要考虑体育场馆的管理者或活动组织者是否尽到了安全保障义务。

  这些因素对于加害人的责任认定都非常重要。

  体育保险迎利好?

  伴随着全面健身的热潮,参与文体类运动自然也伴随着一定的风险。

  我国有4亿运动人口,超300万体育从业人员,10余万专业运动员,以及年均上千场大型赛事。但2015年我国体育保险的市场规模仅为5亿左右。

  长期以来,中国的体育保险几乎完全空白,其背后一个重要原因是我国竞技体育管理的“举国体制”,这种行政管理模式决定了竞技体育的风险,包括运动员伤、残、病均是由政府负责。

  但客观上看,国家能够用于运动员伤病等方面的资源相对有限,难以解决运动员的实际问题和困难,这方面的例子数不胜数。

  不少运动员在退役后面临伤病带来的一系列问题,生活质量难以保证。

  即便大牌如刘翔,伦敦奥运会上遭遇跟腱断裂,由中华全国体育基金会统一安排的国家队运动员伤残保险最终核定赔偿金额,仅为6000元。

  与之相比,1998年桑兰在美国友好运动会中不幸颈椎骨折,胸部以下高位截瘫,引发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

  赛事主办方为每个参赛队员提供了1000万美元的高额医疗保险,这一保险金为桑兰的治疗和康复发挥了重要作用,更让人们认识到体育保险的必要性。

  此外,足球、篮球、马拉松乃至一些搏击类项目,也容易发生事故甚至导致人身安全出现危险。

  刘泓呈说:“在对抗性体育比赛中,出现重大伤害或死亡事故时,法律责任的认定相对比较复杂。要考虑伤害的类别,是属于合理的技术动作伤害,还是一般犯规伤害。是恶意、蓄意犯规伤害,亦或自损行为伤害。”

  “要考虑加害人是否有故意或重大过失;也要考虑受害人自身是否有过错。综合考虑上述各种因素才能准确认定相关主体的法律责任。”

  体育行业的蓬勃发展,致使体育保险需求旺盛,而与之相对的是保险行业对体育板块的产品供应、服务供应不足,二者矛盾越来越凸显。

  更令人担忧的是,体育活动中风险不确定性大且发生频率高,国内没有完善的数据和案例参考,保险公司不愿意投入。

  目前,我国体育企业投保的险种较为有限,主要包括社会保险、意外伤亡及意外医疗保险、公共责任险、补充医疗保险等,风险覆盖低且投保数额不高。

  而在疫情大流行的2020年,损失惨重的不光是运动员,还有赛事方。比赛的延期和取消,都让赛事保险成了一个热门话题。

  温网更因为赛事被迫取消获得了超过1亿英镑的保险赔付,避免了财政崩溃。

  2003年,中国女足世界杯因为非典异地举办,组委会事先忽略了国际足联关于购买赛事取消保险的建议,直接损失近3000万元人民币,间接损失估计高达数亿元。

  根据IOC2018年的年度报告,2018年平昌奥运相关支出为36426.6万美元,其中针对赛事取消缴纳的保费就有1279.1万美元,占比为3.5%。

  国际奥委会建议对所有运动员投保死亡及重伤保险,并强制要求为青少年运动员提供保险;只要有可能,无论何时何地,都应为运动员提供社会保障。

  国内而言,目前赞助承保大型赛事是体育保险的主要模式。

  像中国人保就承保了北京奥运会、广州亚运会、世界青年运动会、世界军人运动会等一系列世界级、国家级体育赛事保险。

  不过刘泓呈认为, 目前我国尚无专门的体育保险法规,体育保险的投保对象多为参加某些大型体育赛事的专业运动员。

  虽然也有保险公司开发了部分体育保险产品,但针对一般大众的体育保险产品少之又少。

  大部分国内保险公司缺乏专门为体育运动组织、运动员定制的体育保险产品,大多是把现有保险产品往体育上生搬硬套,市场上的体育保险险种少、费率高、条款不明确,无法满足体育保险市场需求。

  加强自我保护意识

  在一些身体接触多、对抗激烈的集体性体育活动中,磕磕碰碰在所难免,受伤更是家常便饭。

  如果是无关大碍的小伤,没人会在意,但如果到了伤筋动骨甚至更严重的程度,牵涉到不菲的治疗、误工等费用,明显影响了学习、生活或工作,那么受伤的一方,就很可能产生索赔的念头。

  实际上,每一年都会出现因在自发性的体育活动中受伤,而对簿公堂的案例。

  据中国法院网2007年登载的一篇文章显示:2007年3月6日,郝先生、张小姐在网站论坛上发贴子,约定组织一次网友自愿报名参加的野外登山活动。

  在贴子中,郝先生公布了活动路线、集合时间地点及相关注意事项。

  郝、张二人发布的免责声明中提到:“本次活动为非营利自助活动,户外活动有一定的危险性和不可预知性。参加者对自己的行为及后果负完全责任……如在活动中发生人身损害后果,赔偿责任领队组不承担。”

  2007年3月7日,孙某报名参加活动并获批准。在3月10日的活动中,原定的路线变更,行走时间大大超出了原先的计划,孙某出现虚脱症状,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经法医鉴定,孙某系由于寒冷环境引起体温过低,全身新陈代谢和生命机能抑制造成死亡。

  失去爱女的孙某父母一纸诉状将活动发起人郝先生、张小姐告上了法庭,要求赔偿损失40余万元。

  不过,一审、二审法院均未支持孙某父母的索赔请求。

  刘泓呈最后告诉爱游戏体育说,对抗性竞技运动项目,本身就具有一定的潜在风险。参与者自愿参与运动比赛,只要加害人没有故意或重大过失,那么受害人的损失就是自己承担。

  所以,大家在参加此类对抗性运动时,一是要充分了解此项运动可能存在的风险,结合自身身体情况,合理预估运动风险,最终决定是否参加;

  二是在运动比赛中应尽到注意义务,遵守体育道德和运动规则,避免对自身、同伴及对方人体健康造成损害;

  三是在组织此类体育运动业余比赛时,组织者也需要对参与者尽到提醒和告知义务,如“心脑血管疾病患者不适合参加剧烈运动”等,否则有可能承担一定的补偿责任。

  (葛思文)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